李伟&刘知音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今年是李伟和刘知音相识的第14个年头。世间总有人爱说“七年之痒”,如今他们正好走过第二个七年。当生活和创作都是和同一个人紧密相连时,他们更像是缠绕在一棵树上的藤蔓,一起相互扶持,向上攀爬。多好!当你同时拥有了艺术和爱情。

 

学霸的爱情

我想,“鸾凤和鸣”这个词修饰李伟和刘知音是再合适不过了。

2002年相识于大学时代,两个学霸就连约会都是图书馆。李伟学的雕塑,刘知音学的是服装设计,但不同的专业丝毫不影响他们最终走向共同创作雕塑的这条路。那是“非典时期”,刘知音来到雕塑系看李伟做创作,当时教室里还有另一个正在打磨石雕的研究生学姐。刘知音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原来女生也可以这么酷地玩转雕塑!至此,刘知音开始从单纯地给李伟做模特,也走上了亲手雕塑创作之路。

那时李伟的作品风格更偏向于具象写实或者超现实。毕业后他们从沈阳去了大连,那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学院派环境,接触一线展览的机会有限,日子平静,创作却无可参照,因此创作上也经历着一段“瓶颈期”,在作品突破上卡了壳。有一天,李伟回到工作室突然发现,自己设计的创作小稿被刘知音做了变形,里面的人物不再是中规中矩的写实,而变得圆润可爱。他惊喜极了,这也是他们现在创作的人物风格形象的来源,于是两人于2007年共同组建了雕塑工作室。

由于服装设计出身,刘知音的世界是热辣而彩色的,李伟则显得要小心翼翼一些。因此直到现在,颜色的使用还是两人之间的分歧,李伟主张灰调子,生怕减弱雕塑的形体感,而刘知音则大胆地在作品上增加颜色,让雕塑变得更为艳丽。一旦发生分歧,两人必须要将两种结果的小稿都呈现出来,比较出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才能将作品继续做下去。

 

温情的寄托

时间就像一双手,一下就将生活的书翻阅过了十年。这十年,他们人生轨迹经历了结婚、为人父母。刘知音曾经在一所事业单位工作,现在则是职业艺术家;而李伟除了职业艺术家的身份,还在大连工业大学任教。“我们的孩子今年五岁,平时工作日是父母帮我们在带孩子,让我和知音有时间能投入创作;前几年,知音比较辛苦,很多时间都扑在了孩子身上,直到这两年才开始有多点的时间来创作。”这个山西汉子说起这番话,语气里充满温柔与感激。

为人父母后,他们的作品明显地带有了一种强烈的情绪,一种温情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在作品《小宇宙》中,一个穿着斗篷的孩子将一只小鹿护在身后,双手张开,似乎在帮小鹿抵挡所有的不善与恶意……这个孩子的身份、性别被身上宽大的斗篷完全消解——这是李伟和刘知音有意而为之,“保护”是自然界共通的一种情感,无论是动物的舐犊之情,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珍惜,尤其到了为人父母之后,这种感情更是强烈,因此李伟和刘知音近年来的作品总是透露出一种人性的温柔。这种温柔还体现在其他的作品中,比如《若我将要远行》:小男孩怀抱着一匹豹子;《夏花》中的一只小猫慵懒地趴在小孩子双腿上,无比地放松……

“青春记忆”是他们作品中的另一个特点。这也和李伟的教师身份有关,在大学任教的他经常要和年轻人打交道,满眼望去,那些充满活力、永不知疲倦的90后,都是自己十年前的样子;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总是会带给他感动,和他对于生活、创作的理念也很贴近。

虽然在当代艺术圈已走过了风雨十多年,但李伟和刘知音作品的风格形成主要还是得益于研究生阶段对古希腊雕塑及中国传统雕塑语言的研究学习。他们汲取了中国传统雕塑意象,概括的造型语言,融合西方古典雕塑造型中的装饰风格并做了夸张处理,形成一个个塌鼻梁、嘟嘴巴的中国娃娃形象。平面化的处理消减了空间感,却增添了几分喜人。

李伟和刘知音的作品题材都来源于生活某一瞬间的感受,哪怕最平凡的一瞥、最普通的一瞬,如果正好击中内心,那么他们便会开始描摹小稿,再进行情绪的推敲。如果遭遇瓶颈就先放下——他们不是急功近利的人,却是固执的人,一定要等到同样的情绪出来才能继续往下。“我希望我们的作品是有温度的。这个时代喜欢关注宏大,但我们夫妻俩都是性格柔和的人,我们更希望关注于自我表达。把华丽、强烈的视觉注入青铜,把人和人、人与动物之间最美好的那份温情传递出来,是我们这几年的关注点。”李伟表示。

 

丝罗托乔木

在今年的香港Art Central艺术展中,李伟和刘知音的作品销售非常好,玉兰堂带去的《飘向哪里》、《夜晚是静静的等待》这两件各八个版次的雕塑被全部售罄,得到了极高的关注度。但一路走来,背后的辛苦和坎坷也只有他们本人知道。曾经他们的工作室位于二线城市,十年前那里没有人明白何为“当代艺术”,没有人知道他们每天叮叮咣咣地敲打是做什么。他们也曾经迷茫过,因为看不到坚持的可能性,但每当一件作品从纸上小稿变成三维立体时,那种开心和成就感,可以淹没所有的委屈和辛苦。“那些年,我们唯一的动力就是对方。”刘知音这句话,想必任何人听到都会被打动。

李伟和刘知音除了创作适合于室内摆放、充满温情的小青铜雕塑之外,还创作适合户外的不锈钢雕塑,这种材质自身的属性就决定了它像一面镜子一样,折射来自世界所有的色光,无论是华丽还是肮脏。如同人生,这个世界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善良与恶意,你都要照单全收。而且随着他们艺术探索的不断深入、技法的逐渐纯熟,其作品尺寸有逐渐变大的趋势:最早李伟和刘知音的作品以小尺寸为主,之后他们将尺寸放大到一种需要人平视的视角,近几年他们也在尝试将尺寸变得更大,直到有一种视觉上的压迫感。李伟也表示,今后的作品也许会变得更大,这也是他们在寻找突破的过程。

 

不可磨灭的坚韧

“诗意与远方”是人生追求的理想,但往往现实中更多的却是“眼前的苟且”——生活的琐碎、压力。时间会磨平一个人的棱角,改变人的样貌,但却不该动摇人最初的梦想。

李伟和刘知音即将举办的个展名为“春风不待”,同名作品是一个拿着一株荆棘的小女孩站立的全身像,她闭着眼睛,表情云淡风轻。李伟表示,《春风不待》是所有作品名称中最符合他们现阶段心境的,今年他们都是36岁,已过而立之年,正处于人生第三个“本命年”的轮回中。站在这个节点,使他们对时间流逝、珍惜当下这种情感体会得十分深刻。

在李伟和刘知音的作品中,有一件名为《大王》的雕塑,看起来是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猫,它没有柔顺的毛发,没有卖萌的形态,只是静静坐立,逼视着你。这是一件一气呵成的作品,李伟和刘知音把自己关于“坚韧”、“自尊”的情感全部倾注在内:只要心存骄傲,怀揣梦想,即便流浪,依然为王。

 

不忘初心

陆蓉之曾用“水乳交融”这个词形容李伟和刘知音的创作与生活,她是李伟和刘知音的第一位藏家,对他们的作品毫不吝惜其溢美之词。除了美感,李伟、刘知音的作品还出众在散发着最打动人心的纯真。

“在铸铜上多层着色,使颜料浸入表层的肌理中,从而不怕时间的磨砺……”李伟和刘知音的生活和创作的态度就如同他们的作品的着色工序一样,内心怀着当初那份温柔与笃定,无论时间多久;这样,就算困难也会对你无可奈何。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人,有的惊艳了时光,有的温柔了岁月。但无论遇到谁,请记得你是谁;无论在哪里,要记得你想去往哪里。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